平昌是李靳宇的第一次奥运之旅,一枚1500米银牌绝对算得上一个不错的开端。“虽然我才十几岁,但以我的人生经验看,还是不要把期望定得太高了,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。”李靳宇在采访中显得非常谦虚。要知道,来平昌之前李靳宇还不太明白奥运会的意义,在四年前的索契她还在关心是:“终于不用写作业了。”

谈及孟现忠是否是“村霸”、“恶霸”,王秀摆着手,表示不同意这一说法。“他就是爱喝点酒,不喝酒时,求他帮个忙,比如帮砌个围墙,他都乐意帮忙。一喝酒,就会犯浑。”